黄芪漫漫

海天油瓶933:

第一次尝试彩漫。
我快死了。

文字更正一下,园丁跳楼是抱头下去的,这里我画成男性仙女下凡式的了

【汤姆里德尔×你】The Greatest Liar

吧唧的第六个李子:

-首发新文 觉得不足请指出
-汤姆里德尔×你
-第二人称回忆性片段
-ooc预警 求轻喷
-小学生文笔预警

假装是七夕文x
@Andee Riddle 超级喜欢她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

她是个骗子,骗过了所有人,用漂亮的包装去欺骗所有人,却在汤姆里德尔面前暴露无遗。

-

今夜苏格兰夜空没有一朵云,墨蓝的天空嵌着银月,一抹亮银洒下,照到天文塔。

“啪嗒”打火机的声音打破天文塔静的可怕的夜晚。橙色的火光靠近香烟,香烟烟尾忽燃忽灭的光点起一缕缕烟。

“这是宵禁时间,xx。”陌生而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“我知道,里德尔。”你转身看见他倚在墙边,左手揣在校袍的兜里,右手随意地拿着魔杖,似笑非笑的看着你。他的双眼紧紧盯着你,令人不自在。“走吧,我刚巧路过,顺道送你回去。”鬼才相信他是路过。

你愤愤捏灭手中的烟,看也没看他,独自爬下楼梯向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走去。

那年刚好四年级。

-

五年级时密室被打开,人心惶惶。OWL考试也在一步步靠近。

你再也没有在天文塔见到里德尔,香烟也没有再一次被你点燃。

三楼盥洗室没有了别人的身影,清净许多。

你站在马桶旁将一包香烟和一支打火机丢进马桶,丝毫不留情的拉下绳子,看着它们随着水冲了下去。

一点了。你看看表,抓起被你放在马桶旁的一本书向二楼走去。

二楼的盥洗室发出轻微的声响。

你放慢脚步走近门旁。

是里德尔。盥洗室的洗手台不在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洞,你听见站在洞口旁的里德尔轻声笑了起来。他攥着魔杖的手开始泛白,红色蔓延至他的耳根,激动的神情浮现在他帅气的脸庞上。

他说着你完全听不懂听起来是嘶嘶嘶的话,洗手池的洞又慢慢合上。

你意识到他就是那个斯莱特林的继承人,心脏在狂跳不止。

他缓步走出,看见了愣在门口惊恐万分的你。

霎时,他脸上浮现出紧张的神色,却又立刻转为镇静。

“看见了是吗?”他冷冷的对你说着,话毕还补上一句“不要试图骗我。”你惊恐的看着他,你到现在都确信,当时你双眼里的恐惧几乎溢出。你轻轻点了点头。

他冷冷哼了一声,慢慢吐出: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
他快步走在前面,你则惊魂未定的跟在他后面。

“不要尝试去告诉任何人,否则你将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。”他站在休息室门口用他带着狠狠威胁的语气轻声凑到你的耳旁说到。

牵绊似乎再也消除不掉。

你之后一直都很庆幸他没有把你置于死地或是抹去那段记忆——他本打算这么做。

他似乎开始有意图的跟踪你,或者是你的一种幻觉,但每次你都可以在周围看见他。

-

“xx,想去密室看看吗?”魔咒课下课后,他走在你前面,突兀的说了这么一句话。你猛然止步,抬起头看着他。他面无表情。

你并没有说出你的决定,你也不知道该不该去,却在宵禁时间溜出休息室,跟在他身后,一言不发,他也一句话不说。

你看着他熟练的打开了密室。

死老鼠的骨头被你一脚踩碎,前面的路似乎还很长。

你停下脚步,而他却还在向前走。“我不会杀了你的。”他用极小却极其清楚的声音说道。

密室亮堂极了,有微微的水声。你看得清他脸上的得意神情。

“你有个集会。”你无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话。他哼了一声算是答应。他转过头来,微有不解的样子与平时不同,像是卸去伪装。你继续说道:“我想加入你的集会,不管花多大代价。”

他笑了,笑声听起来舒服极了。

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,至今也无解,或许就是那时,或许更早。

“不,我不允许。”他盯着你,厉声说道。难以忍受的寂静弥漫开。

你没有说话,只是盯着他。你忘了是什么眼神,什么样子,你只记得你盯着他。

他一字一顿的问道:“你怕吗,怕我,怕这一切?”他黑色眼眸传出的感情如蛛网一般复杂。

“怕。”你极小声的答道,你开始感到呼吸困难。

他的注视,他的靠近似乎都在勾着你的一切,你甚至无法从他身上挪开眼睛。

“怕,但是我愿意相信你。”你重复了一遍。话音有力的击破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。他轻声一笑,一英寸的距离让你难以控制你的一举一动——大脑似乎短路了。

他吻上了你的唇,你至今都忘不掉他紧紧抱住你。他的唇干燥却不令人讨厌。你敢肯定你们亲吻足足有一分钟。

他的吻和他一样,优雅中透着粗暴。

-

“我是个恶魔。”他抱着你,轻声说道。你忘了该怎么呼吸。

“我不管。”你无力的环住他的脖子伏在他的肩膀上答道。

你成了他的爱人,沉醉于他的一切,像吸毒者般好嗜于他的一切。

-

邓布利多以为你是被他欺凌的对象,而这荒唐的话被你的冷笑所打断。

因为 你是他的爱人。

-

The End





[hp乙女]失忆

山远思眉黛:

#如果你失忆了,你还会重新爱上我吗
#ooc慎入
#内含德拉科/哈利波特/汤姆里德尔




  〖德拉科〗


  他有点不耐烦。


  无论是苍白的脸还是尖下巴,还是他充满烦躁的表情,显得攻击性有些重了。


  这让你有些不安。


  声称是你男朋友的德拉科马尔福,也就是你面前这位,他看了看你,开口问话


  “你还记得你前几天做了什么吗?”


  你老实摇头,你注意到他因为你的动作眉头皱得更紧了些。


 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, 包括这几年发生的一切。


  他站起身,伸出手碰了碰你的额头,你不抗拒他的动作,你微妙地察觉到他的心情又好了起来


  “你可真会给我找麻烦。”他挑了挑眉,露出了一个假笑,“一个失去记忆的笨蛋会在这受到嘲笑,你最好在这段时间寸步不离的跟着我,明白吗?”


  


  〖哈利波特〗


  你知道你失忆了,因为你清楚不认识坐在你面前并且一脸不安的少年是谁。


  “你还好吗?我是说,你感觉怎么样?头疼吗?”


  他抛出了一系列的问题,手也伸出来似乎是想碰你的额头测量温度。你眼瞧着一位白衣看着像医生的夫人拉开帷幕,把男孩往后推了推:“让我先给你做个检查。”


  她挥动手里的魔杖,然后你身上就亮起了各种颜色的光圈,他眼不眨地盯着你满脸紧张。


  “最迟一个月的时间她就能完全恢复。”夫人严肃却不失温柔地开始告诫少年一系列注意事项,他认真的就差拿出羽毛笔记笔记了。


  那位夫人走的时候顺带拉上了帘子,这里就成了只有你们俩的小天地,他没有注意到,反而极为认真地盯着你,语气真诚的就像在发誓


  “也许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。我叫哈利波特,你的男朋友,这一个月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
  


  〖汤姆里德尔〗


  医疗翼里只有你们两个,庞弗雷夫人在隔壁的办公室处理魔药,除非你呼救还用上一个声音洪亮,否则她什么也听不到。


  他随手用了一个闭耳塞听,好了,你完了。


  “你还记得什么?姓名,家族,还有你的O.W.L.s?”


  “……我一定拿到了七个O。”


  他冷笑了一声,还真的拿出了一张羊皮纸的成绩单,扔到你面前:“可惜,是六个。”


  你哀嚎一声栽倒在床上,他还挑着往你痛处踩。


  “考完试就去做实验,你还真不辜负你的学院。”他的表情透了点忿恨出来,看着蠢蠢欲动地甚至想要上手,掐两把泄愤,“你O.W.L.s没忘,偏偏忘了我,你是不是早就存了这心思想要离开我,是不是?!”


  你猛摇头,想要解释,却没办法说出自己之前做的是什么实验。一下子急得想要下床去翻笔记,被他抬手摁了回去。


  他恶狠狠地敲上你的头,力度不大,估计是惩罚你擅自离开床:“等你记起来了,你必须好好给我解释一下。”

原核生物KNEAZLE:

最近要参本,发完这张游月亮河公园后感后就先不发画啦,

合理安排时间,沉迷游戏伤身←玩完月亮河公园的感想

海盐晒场:

【THE OTHER SIDE- Emily】Do you want to know what the heaven is like?

天凉好个秋(遇见逆水寒方应看x你,R向)

藏:

《天凉好个秋》,方应看×你,R向剧情车
K折春令

昨天答应侯爷的车
古风车太难了太难了,真的是不会写。
可是他来我家了!说好了情卡开车!
所以立的flag不能倒!
(至于为什么对杭州情有独钟……因为我就在杭州啊)
很少写古风,有ooc致歉。
脑壳都快写没了,感觉最近自己要凉了,还请各位赏个转赞评

这一生,实在太过长久。
方侯爷,可愿听我妄言一句?

“今生愿与你举案齐眉,共白首。”




《天凉好个秋》P1:


http://wx1.sinaimg.cn/large/694cd82agy1fuqskesz9cj20ku6m01kx.jpg




《天凉好个秋》P2:


http://wx4.sinaimg.cn/large/694cd82agy1fuqskgdzvnj20ku6hi7tu.jpg




《天凉好个秋》P3:


http://wx1.sinaimg.cn/large/694cd82agy1fuqskd7iudj20ku71q1kx.jpg




《天凉好个秋》P4:


http://wx1.sinaimg.cn/large/694cd82agy1fuqsuaylv9j20ku3ykk7o.jpg




《天凉好个秋》P5:


http://wx1.sinaimg.cn/large/694cd82agy1fuqskiki6bj20ku3w6n9p.jpg




忽然就爬了墙



关于你不爱他

夏央——仅为自己而活:

好的,日常发刀ing
关于你不爱他后


咳,总发刀这么虐来虐去也不好呀!没一篇结尾都有一个小暗示,你们懂我意思吧嘿嘿嘿(发出渴望评论的声音)搓手手


楚留香


你收拾好了细软包裹,擦了擦已经落灰的刀刃,屋外晴空万里,的确很适合出行,你看了看这间小屋,从此以后,与你,与他再无关联。


踏上船板的那一刹那,你接到了飞鸽传书,带着些最后的期待打开了传书,却只是师门的人问你现下的情况。


你自嘲的笑了笑,还在期待些什么呢?你研了墨,提笔给师门回了一封信,讲述了你现在的一些情况,并已经启程回了师门,只是其中,只字未提楚留香。


似乎接受分开对你来说并没有过了多久,你在门派里遇到了一个师兄,他为人很好,也不曾沾花惹草有什么风流情债。还很腼腆经不起逗弄。就这样,你和他在一起后,任务一起,生活一起,道乐得自在逍遥。


楚留香视角——


当他离开你去追寻所谓的新鲜刺激后,把酒寻欢,只是在喝的烂醉时也会想起你那温柔的声音和那温热的醒酒汤……


当他离开你后才明白再也没有一人能为他放下一切,可是这个人,已经不在了。


几月后,他匆忙赶到江南的隐居之地,却只能看见那落满灰尘的房屋,楚留香捂住口鼻,推开房门,“吱呀”声响过,屋里的摆设还是曾经的样子,书架,古籍,桌面上甚至还有他曾经赠与你的书画……最值得可笑的是,那题字“卿为朝朝暮暮”


这屋子里什么都在,只是没有了关于你的一切,只剩下这最后的画像……楚留香小心拿起画卷,拭去灰尘,看着画像中的你站在芳菲林中巧笑嫣然,眉宇如画。


他后悔了,他开始满江湖的寻找你的踪迹,甚至传书于你的师门,寻找你的飞鹰。可是啊,你早就换了飞鹰,师门也不再希望你与楚留香再有什么关系。


你是个极其骄傲的人,师门的人宠你都来不及,当知道你和楚留香在一起后差点没砸了场子。现在你好不容易回来,他们怎么会再放你离开?


楚留香:纵然我踏月留香,也偷不到你的心……纵然我走遍整个江湖,也再寻不到你的踪迹。回来好不好……你回来,我的一切都是你的……


方思明


你重伤濒死,方思明也不肯管你半分,他的眼里似乎只有了那个叫绿萝的小姑娘……最后还是一个云梦姑娘闻到了血腥气寻了过来。


她入了你的梦,解了你的心结,现在你对方思明再也没有了那种执念,一念成佛,一念成魔。你已经决定放下,你向云梦姑娘要了寄存着你梦境的蝴蝶,将它放飞了去,从此不问世忧,不听世言,闭关去悟道了。至于是什么道,也只有你自己知道了。


方思明视角


待他发现身后的小尾巴没了时,已经过去了三日,方思明皱了皱眉,走了也好,留下也碍了他的事。


当他月下一人独酌时,还是习惯着揣着两个酒杯,绿萝并不饮酒,他身边也没有其他的朋友,这酒杯留给谁自然不言而喻。


已经过去很久了吧,方思明低下头看着酒杯中倒映的月影,竟第一次有了些委屈,你为什么还不来找他,难道真的离开了吗?


方思明摔了酒坛,弃了酒杯,飞身离去,斗篷在黑夜中划过一条完美的弧线,已经半月没有踪影,怎么可能……


当他拿到染血的帕子时,没有人知道他是多么的心慌,看着下面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的下属,叹了口气,手帕在手腕翻转间化作飞烟:“呵……我才不信这一个帕子能代表什么,给我接着查,活要见人……死,也要给我看到尸体!”


那灵蝶兜兜转转终是到了他的手中,他看完了你的梦境,扶着头有些恍惚,为什么,这些都不知道,到底是什么在阻拦着他?谁敢……阻拦他?!


为什么查到你的一切都是毫无音信,关于你的印象也只停留在几个画面,是谁控制他?如此放肆?!方思明的眼中带着怒火,他对绿萝的感情本没有那样在意,是什么在诱导着他?


半月后,方思明看着手里一团雾色,冷笑着将他摔碎。规则?系统?束缚?这些能控制的住他?!痴心妄想,愚蠢之至!


他加大了搜寻的力度,他有一种感觉,如果他找不到你,这一错便是一世了。时间过得越久,方思明便越发着急起来,再见我一面好不好……求求你,再看我一眼……别对我避而不见…


方思明:我不要什么绿萝我也不想要什么纯粹的感情,我只要你。现在,给我马上回来!


咳,剩下的两个大猪蹄子,我们留着明天炖好不好鸭!

All:

是一个佣空,在bcy也有发,这边也发一下~

水母君:

艾米丽家族日常-3

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呢~

为了迎接二姐,旧装还洗白白了(虽然已经没有完好的衣服可以替换了)